搜索 海報新聞 媒體矩陣

大眾網
全媒體
矩   陣

掃描有驚喜!

  • 海報新聞

  • 大眾網官方微信

  • 大眾網官方微博

  • 時政公眾號爆三樣

  • 大眾海藍

  • 大眾網論壇

  • 山東手機報

山東手機報訂閱方式:

移動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8000

聯通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

電信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97009

首頁 >首頁內容 >深度報道

如今的游戲,沒點文化還真不好意思玩

2021

/ 05/27
來源:

大眾網

作者:

沙斯媛

手機查看

  枯藤老樹昏鴉,空調wifi西瓜。

  農藥吃雞Dota,網游通宵歸家。

  談起游戲,似乎有不少人還停留在上述固有的刻板印象中:游戲青年們要么是“早充錢,晚充錢,稀有裝備整超全”的氪金玩家,要么是“日也肝,夜也肝,徹夜廝殺到明天”的熬夜冠軍,抑或是“干啥啥不行,抽卡第一名”的抽卡玩家,再不濟就是“一分錢也不愿花,坐等官方福利發”的貧民窟玩家。

  游戲,真的只是為了打發時間的“自甘墮落”之選嗎?據《2020中國游戲行業觀察報告》顯示,為了打發時間而選擇玩游戲的用戶僅占32%。事實上,越來越多的年輕人玩游戲可不單單是為了殺時間。

  歷時三年,他用游戲還原了廣州

  在B站,一條名為“歷時三年,我用游戲還原廣州”的視頻播放量高達155萬。視頻中,作者HooHeeHaa用游戲還原了廣州的現代地標、歷史遺跡、交通要道、人文活動。在這短短2分多鐘的視頻,足足有2000多條彈幕。

HooHeeHaa在游戲里還原的廣州塔與獵德大橋

  視頻上線之后,有網友調侃——“少拿實景糊弄人!”有7670人給這條評論點了贊。的確,這座用游戲還原出的廣州,完全可以用“以假亂真”來形容。

  在俯瞰視角下的珠江新城中,花城匯清晰可見;客流量巨大的廣州南站,大門人來人往,連站點的公交車都和現實中一模一樣;位于珠江之畔的中山大學南校區,標志性的孫中山紀念銅像之后能看見大鐘樓。

夜幕下的廣州塔和二沙島華燈初上,海心沙射燈的光柱直沖云霄

  除此之外,還有亞洲面積最大的琶洲國際會展中心、曾被評為羊城八景的東山湖公園、寶塔巍峨的六榕寺等地方。還原程度之高,以至于很多人在視頻里直接打卡,自家的樓房,學校宿舍樓,上班的地方,甚至連自己平時買早餐的位置都找著了……

  HooHeeHaa是一位在廣州長大的95后。他從小就有畫公路景觀的愛好,以一條公路為線索,繼而畫公路兩邊的景觀、立交橋,畫公路經過的城市、平原等。大約在2010年,他偶然發現有設計城市、規劃路線的游戲,不僅生動直觀、還容易操作修改。2016年1月,他開始接觸游戲《都市:天際線》。HooHeeHaa喜歡在游戲里做些試驗:例如游戲晚高峰時,幾條過江的大橋一般會塞車,他就會選擇親自上陣,調試交通燈參數,來疏導交通,“會得到一種上帝視角的滿足”。2021年2月底,他將自己用游戲還原出的廣州剪輯成視頻,僅發布一天就上了B站首頁。更讓人意外的是,他還因此得到了一份與場景搭建相關的工作。

  以游戲之名

  拓展科普“深度” 延伸教育“廣度”

  梳理教育游戲在中國發展的歷史發現,其實社會一直在努力嘗試,希望讓更多青少年在游戲中“學有所得”。

  早在20世紀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,電子游戲就隨著改革開放的滾滾洪流舶入中國,打那時起,游戲和教育就緊密交織在一起。

  1984年,鄧小平提出“計算機的普及要從娃娃抓起”。1986年,由政府和國家科研部門牽頭研制的“中華學習機”正式面世,并迅速在全國范圍內流通與傳播。在這之后,不少具有“現實意義”的國產功能性游戲誕生。例如1996年的《大唐詩錄》,通過國風墨彩畫面讓玩家體會唐詩與歷史。2003年,因為在學習打字的內容中加入了游戲,《金山打字》大受歡迎,其中名為“生死時速”的警察抓小偷打字游戲風靡一時。

  隨著市場逐漸被打開,功能游戲的用戶體量也在不斷增加,《2020年中國功能游戲產業報告》顯示,2017年以來,國內功能游戲用戶規模從600萬增長至2600萬。在發展過程中,功能游戲也逐漸延伸到不同領域,與多個行業機構跨界合作。

  《巴甫洛夫很忙》,以游戲化方式嘗試提升人類大腦認知能力,希望在醫療專業領域和大眾之間架設新的溝通橋梁。

  健康科普游戲《健康保衛戰》,通過塔防游戲玩法,將復雜的免疫細胞工作原理以趣味化形式呈現,以游戲化的趣味科普來提升大眾的健康意識。

  《雁丘陵》以解謎玩法呈現古法工筆畫獨有的極致東方美學,通過高沉浸式的互動體驗,生動地融入考古學知識,助力傳承中國優秀傳統文化。

  此外,還有自由電力實驗游戲《電是怎么形成的》、腫瘤知識科普游戲《腫瘤醫師》、助力普通話學習的《普通話小鎮》以及助力防艾科普游戲《藍橋咖啡館》等各種系列游戲。

  “雖然游戲是虛假的,但人們在玩游戲時的態度卻非常認真。游戲化學習的關鍵就是要喚起學生的內在驅動力,以對待游戲的精神和態度對待學習,實現寓教于樂的效果。”北京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尚俊杰如是說。

  打開年輕人認識傳統的一扇門

  往前倒推幾十年,傳統似乎是很嚴肅的事情,感覺都是“裝在博物館里的”。但如今,看著游戲里的古裝服飾、歷史人物角色等,傳統似乎沒那么“遠”了。近年來,國內多款熱門游戲紛紛加入中國傳統元素,無疑打開了年輕人認識傳統的另一扇門。

  2018年,《王者榮耀》與敦煌研究院開啟了第一次跨界合作,為游戲中的英雄楊玉環設計了一款“遇見飛天”皮膚。

  皮膚的靈感來源于莫高窟第423窟的天宮伎樂飛天。在唐朝飛天形象的基礎上,美術大大融合了創新理念,利用敦煌最經典的元素紋樣進行再創作,藍色系與橙色系的色彩搭配,入眼就是巖彩畫的既視感。在游戲中,超過4000萬人體驗了這款皮膚,通過線上的方式參與到敦煌文化的理解與保護中,這是現實中很難達到的效果。

  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獨一無二的文化元素,就像說起美國西部,大多數人腦子里會出現黃沙、仙人掌、牛仔帽、左輪手槍、小酒館這些元素一樣;一提東京汴梁,就是清明上河圖,寬袍大袖的士大夫和短衣打扮的老百姓。

  2020年下半年,一款古風經營游戲《江南百景圖》持續火爆,連續25天霸榜App Store,成為國產手游的一匹黑馬。《江南百景圖》脫胎于《清明上河圖》《姑蘇繁華圖》等古畫場景,真實還原的文化遺跡,從畫室、藥鋪、房屋、水井,乃至一個不太起眼的古董攤,都是設計團隊從古畫中“扒”出來的細節。細節考究的生活元素,讓人浸潤于明代江南的詩畫意境,重拾關于江南的文化記憶。

  手游《天涯明月刀》里面的衣服都很好看。其中有一件是心王·祈年,它是以宋朝的對襟寬袖為原型重新設計的。游戲里的同款服裝,在腰帶、衣擺、紗衣處添加了更能代表中國特色的紋樣,是非物質文化遺產蘇繡。

  2020年10月,《天涯明月刀》手游在張家界“云天渡”玻璃棧橋舉辦了一場華服時裝秀。在這次T臺大秀中,元老級coser押切穿的正是“心王·祈年”。

  此外,她還曾身披“心王·祈年”登上了紐約時裝周的T臺,不僅將虛擬時尚的概念引入時尚領域,更將非遺級別的中國傳統文化以虛擬時裝為載體,帶到了國際舞臺上。

  游戲不單單只是游戲

  如今,得益于互聯網技術的進步,游戲連接著超越過去數以百倍、千倍的群體。“游戲,只是游戲嗎?”——越來越多的人逐漸發出這樣的疑問。

  答案顯然是否定的。眼下,中國游戲用戶規模已經超過6.6億人,當全國近半的人口都已經成為游戲用戶時,這個載體的功能性便不再僅僅是一個單薄的“娛樂”。在人們對信息傳播趣味性要求越來越高的今天,游戲所展現的融媒體形式的多樣化,不但提高了在社交平臺上傳播信息的效率,似乎也比想象中能承載更多與歷史、文化和公益等領域相關的公共議題。新華網曾以新中國成立70周年為線索,推出公益文化類小游戲《熊貓跳跳跳》,以有趣的互動呈現北京奧運、復興號、剪紙、載人航天等典型的中國元素。中國手藝網推出的《讓年畫重回春節》,通過趣味的年畫拼圖玩法,讓文化的講述變得更加生動。共青團中央的《建功搭搭搭》則著眼于五四運動百年大歷史,在收集青年圖鑒過程中,體會百年青運的歷史意義。

  “游戲之外”的社會價值越來越多地展現出來。回顧2020年,我們可以發現在特殊的背景之下,游戲發揮了多重積極效應。比如在疫情期間,以游戲為代表的數字文化產業,就以其無接觸、高靈活度的特性彰顯韌性與活力,成為經濟增長和“穩就業”新動能。2020年初,當新冠疫情暴發時,游戲及其相關呼吁居家抗疫、緩解社會焦慮。僅在疫情初期,就有80余家游戲企業合計捐款便超過20多億元,同時,一些游戲企業還依托自身平臺推出抗疫題材的游戲,傳播防疫知識。

  此外,游戲在產業扶貧、個人價值實現、傳導體育競技精神等領域均發揮了重要作用。

  這時,當我們再回頭來看游戲無用論時,你會發現其實游戲本身確實沒有意義,它的全部意義在于你如何看待它。換言之,游戲是一面鏡子,它比誰都清楚,玩家想要通過它得到什么。我們看待游戲的態度,決定了未來產業的寬度、教育延伸的廣度,也決定了未來游戲的溫度。

  (大眾網·海報新聞編輯 沙斯媛 綜合半月談、觀察者網、嗶哩嗶哩等)

責任編輯:石慧

相關推薦 換一換
豆奶app下载地址-豆奶app下载-豆奶app成版人下载无限看